新闻动态

广东省级数据中台归集数据已超258亿条

2021-05-12 10:37:30 21

4月21日,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以下简称“广东政数局”)召开了今年的第一场新闻通气会,跟媒体沟通了两件事:一是通报新鲜出炉的2021年广东省数字政府改革建设的工作要点;二是预告广东即将在8月下旬举办全国首个以数字政府为主题的峰会,届时中央和国家机关、地方政府、企业、行业专家等人士会汇聚广州,共同探讨数字政府建设话题。

而广东能举办全国首个数字政府主题的峰会,有其底气所在——广东已经连续两年(“两年”指2018年和2019年的能力情况,2020年的能力情况评估报告还未发布)在省级政府网上政务服务能力指数位居全国首位。该能力指数的评估由国务院办公厅电子政务办公室委托中央党校电子政务研究中心完成。

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广东具备很多能拿下省级政府网上政务服务能力桂冠的优势,例如说,广东财力雄厚、网民基础坚实、创新氛围浓郁,但实际上,在这一维度的竞争中,广东不是从一开始就独领风骚,而是后来居上:2016年,广东省级政府网上政务服务能力指数居全国第九,2017年,上升为全国第四,排在浙江、江苏和贵州的后面。

广东省政府的文件显示,2017年12月,广东开始部署数字政府改革建设。那么,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广东做了哪些工作,未来又将如何做呢?

1620787404686494.png

数字广东布局

2017年10月,注册地址距离广东省政府不到500米的数字广东网络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数字广东”)成立。这家初创企业的股东背景汇聚了四家知名企业,腾讯、电信、联通和移动,其中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对其持股49%、联通资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8%,中国电信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和中移资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均对其持股16.5%。

数字广东成立后做的第一个大项目是“粤省事”,2018年5月,全国首个民生服务微信小程序“粤省事”及同名公众号正式上线。2018年10月26日,广东省政数局揭牌成立。2018年11月,广东省政府发布《广东省“数字政府”建设总体规划(2018-2020年)》(以下简称“广东数字政府三年建设规划”)。这份规划明确了广东数字政府建设要搭建的架构、平台、应用和信息基础设施以及2018年-2020年三年内数字政府建设的重点工作内容,也揭开了数字广东和广东政数局在广东数字政府建设浪潮中扮演的角色。

广东数字政府三年建设规划显示,广东省数字政府在管理架构上是“管运分离”状态,省政数局作为“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工作的行政主管机构,对省级“数字政府”建设运营中心发挥政策引领、购买服务、规范监管、绩效考核的作用。而数字广东则是省级数字政府建设运营中心,数字广东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恒白将公司的情况形容为“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在政务信息化、数字政府建设过程中,某家企业会深入其中,并不难理解。例如,成立于2018年的云上贵州大数据(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上贵州”)就服务于贵州省的大数据战略行动,提出要打造全国数字政务服务的“新样板”。但跟数字广东不同的是,云上贵州是一家省属国有控股企业,贵州省国资委对其持股超过35%,是其最大股东。

成立于2019年11月的数字浙江技术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数字浙江”)跟数字广东有着相似的公司名称,为浙江全面数字化转型和“整体+智治”政府数字化转型提供顶层设计、平台建设、业务创新、运维保障服务,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对其持股49%,剩下的51%的股权由3个股东平分,这三个股东背景分别涉及浙江日报、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和浙江金融控股集团,但数字浙江在浙江省的数字化转型浪潮中没有像数字广东那样被赋予作为省级建设运营中心那么高的地位。

张毅相当看好广东省政府将数字广东确立为省级数字政府建设运营中心的做法。他指出,过去政府的信息化项目,通常采取招投标的方式层层压价找到合作企业,最终出来的产品体验可能不尽如人意,不同级别的政府、不同的政府部门或不同项目合作的企业可能有所不同,全省的信息化落地就容易缺乏系统性。

继“粤省事”后,数字广东的数字政务产品持续面世:2018年9月,广东政务服务网上线;2019年8月,涉企移动政务服务平台“粤商通”上线;2020年8月,新冠肺炎爆发后,面向全省公职人员移动协同办公的“粤政易”上线。

拥有了分别面向民生服务、营商环境和政务协同的“粤省事”、“粤商通”和“粤政易”,数字广东基本完成了数字政府的生态闭环。此外,数字广东还推出全国首个基于小程序的电子签章平台——“粤信签”、全国首个集省市县政务地图数据中台——“粤政图”。从广东政数局处了解到,“粤系列”平台未来还将有面向社会治理的“粤平安”、面向政务服务便民热线的“粤省心”等成员。

消除数据孤岛

对比过去提出的电子政务,广州社科院社会学与社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陈杰指出,数字政府建设的一个重要逻辑是,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不仅着眼于政府服务功能的信息化、便捷化,对于政府治理社会的能力建设也很重视。

从广东政数局处获悉,广东省正在研究出台《广东省数字政府省域治理“一网统管”三年行动计划》,“十四五”期间,广东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将探索从“一网通办”向“一网统管”、“一网协同”延伸,实现省域范围“一网感知态势、一网纵观全局、一网决策指挥、一网协同共治”。

2018年发布的广东数字政府三年规划里就明确,数字政府是要全面提升政府在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治理、公共服务、环境保护等领域的履职能力。但要让数据资源发挥出支撑政府决策的作用并不那么的容易,需要收集各层级、各部门、各行业、各领域的数据,数据之间进行联通和融合,再从数据挖掘、分析出有用的信息以作为决策参考或依据。

广东数字政府三年规划指出当时建设数字政府其中的一个问题、挑战就是各部门专业应用和数据整合共享力度不足。各部门信息化分散建设,缺乏统筹和统一规范,导致网络难互联、系统难互通、数据难汇聚、发展不均衡,业务流程、数据标准不统一,造成数据难以汇聚共享,业务难以协同联动。

数据标准的不统一,容易成为使用数据环节的“绊脚石”。陈杰分享了其在工作调研中发现的一个情况:基层收集市民信息时可以很细致,然后汇总至市一级,再逐层上报至全省乃至全国,条线内的数据层层向上报并不难,但数据存储标准可能不一,等到基层需要使用数据,申请数据返还时,数据可能有所缺失。“由上至下的数据共享相当困难,这限制了基层使用数据服务群众的能力。”陈杰说。

此外,在2018年时,广东省政务信息资源共享平台沉淀下来的数据在60亿条左右的规模,不算非常丰富。

在4月21日的新闻通气会上,广东政数局披露,广东省级数据中台已全面建成使用,归集数据超过258亿条,对比2018年的情况有了很大的跨越。

为更好地联通数据,2020年10月,广东启动公共数据资源普查专项行动,56个省有关单位和21个地市同步启动数据普查工作。截至2020年11月底,初步摸查出信息系统清单,更新了数据资源清单,全省累计编制公共数据资源目录26086类;全省各级部门累计提交数据需求1695个。广东政数局在2020年11月底就表态会继续推进该专项行动,为公共数据资源汇聚共享、分级分类、开发利用和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打基础。

数据联通的范围也不仅局限在省内或者政务系统内。广东政数局正在加强与海南、江西、上海、港澳等兄弟省市的合作,计划在2021年底推动不少于300项高频政务服务事项在全国、全省跨区域通办。

从2020年初开始,广东政数局发力政银合作,将省政务服务一体机平台接入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大行的自助终端设备,在银行自助终端设备办理的业务量能占到政务服务一体机平台总办理量的一半,一些银行的公众号或APP能与“粤省事”实现跳转互访,企业客户在银行办理业务时出示“粤商码”,银行即可获取其身份信息。

而对于挖掘、分析数据方面,广东数政局正在寻求更多社会力量的加入。从广东数政局处获悉,局里联合深圳政府举办“2021全球开放数据应用创新大赛暨未来城市场景大会”,设置了创意赛、算法赛和畅想赛三个赛道。创意赛和算法赛面向大数据开发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士征集场景设计和解决方案,畅想赛面向大众非专业人士征集创意。大赛持续的时间非常长,从4月份持续到8月份。

对于“一网统管”的设想,张毅和陈杰均关注到消除数据孤岛的问题,陈杰建议做好“数字管理”向“数字治理”和“数字生态”转型的顶层设计,采取法制和体制创新双重推进的方式突破数据共享壁垒。张毅则提醒数据安全防御能力应随着数据量等级同步提升。

从“一网通办”到“一网统管”的跃迁,还有待广东提交答卷。